山西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敢为人先,看华兴如何将梦想变现实!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请输入标题     bcdef

黄沙,苍穹,核岛,梦想。一片冰心在玉壶,直把他乡作故乡,巴基斯坦卡拉奇,在这片承载光荣与梦想的热土上,他们敢为人先,创新采用“先贴法”新工艺,提前14.5个月完成堆腔不锈钢水池壁施工,为海外“华龙一号”早日建成投产奠定了坚实基础。

输入标题     abcdefg

2017年2月2日早上6点,卡拉奇。K2K3核电施工现场灯火通明,3000吨履带吊车雄然展臂,各类作业人员逐渐向核岛边的广场集合、站队、分工、交底,一切准备工作井然有序……7点36分,随着现场总指挥的一声令下,迎着初升的朝阳,吊车将重达156吨的“华龙一号”K2核岛堆腔水池不锈钢模块缓缓提起,经过提升、转身、落钩、就位调整等几个步骤,10点15分正式落钩,历时160分钟,完成全部吊装活动。这是卡拉奇核电站开工以来中核华兴起吊最重、吊装难度最大的一次大件吊装活动。


模块成功吊装标志着中核华兴首次把模块化施工技术运用到“华龙一号”堆型堆腔不锈钢水池建造领域,也首次实现了核电堆腔水池不锈钢覆面建造模块化设计、模块化制造和一次性整体吊装。


由于创新采用了“先贴法”新工艺,中核华兴提前14.5个月完成堆腔不锈钢水池壁施工,为安装主路线压力容器提前引入创造了先决条件,目前安装单位已介入压力容器保温支架的安装工作,预计2017年11月30日可实现压力容器吊装,从而实现主关键路径上的主管道焊接工作提前4个月启动,为“华龙一号”早日建成投产奠定坚实的基础。

提出新思路,采用“先贴法”施工

卡拉奇K2K3核电项目是“华龙一号”海外首堆,它的成功建设与运营,是我国“华龙一号”走向更广阔国际市场的重要前提,意义重大。现场的每一名中方员工,承担着神圣的历史使命与政治责任,倍感光荣。


为优化建造工期,打造标杆工程,业主对华兴寄予厚望,希望在海外首堆工程建设中实现新的突破。经过充分讨论,最后商量决定,K2核岛堆腔不锈钢水池采用模块化施工,即“先贴法”施工。


成功掌握国内外绝大部分核电建造技术的华兴人,敢为人先,与设计方、业主一道进行大胆创新,经过近一年的不懈努力,终将“先贴法”这一想法变为现实。


“想法容易,实施不易。”K2K3项目部负责钢结构技术的项目副经理裴习平说:“确定‘先贴法’这个大的施工方向后,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堆腔不锈钢模块施工方案的编制。”

从2016年2月开始,中核华兴开始多方联系,积极与中原公司、设计院等其他参建单位一道,紧密协商,每周定期沟通,反复修改,耗时5个多月,直到2016年7月初,正式发布《卡拉奇K2/K3项目堆腔水池模块化内支撑钢架设计图以及计算报告》。


“华龙一号”堆型堆腔不锈钢模块由6个子模块、封口钢架及内部支撑桁架等三大部分构成,通过连接支撑在现场拼装成一个整体。

“收到《卡拉奇K2/K3项目堆腔水池模块化内支撑钢架设计图以及计算报告》后,我们还不能马上开始进行车间制作,因为还需要把设计院的设计图进行建模,对相关问题进行澄清,梳理材料和采购,同时还要把设计图二次转换为车间加工图,又大约花了1个多月的时间,我们才完成了车间预制的相关技术准备工作。”项目部钢结构队队长助理凌亮介绍说。经过不断的摸索与改进,K2机组堆腔不锈钢模块化施工各项工作有序推进,计划目标一一实现。

直面新难题,将想法变成现实

K2堆腔不锈钢水池模块化施工由想法变成现实的过程,完美诠释了华兴人锐意进取、勇于面对困难和迎接挑战的精神。


“K2堆腔不锈钢水池模块化施工过程中的技术难点有很多,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不锈钢覆面焊接变形控制问题和如何提高不锈钢覆面与混凝土之间的粘接。”裴习平介绍。


采用“先贴法”施工,每面墙的不锈钢覆面需在车间预先由若干小块覆面拼焊成一块大覆面模块,困难极大。即使很小的热输入,也易造成波浪变形和角变形,同时由于不锈钢覆面背后的龙骨角钢较单薄且没有混凝土的固定,处于自由状态,在焊接作用下,本身也发生变形,因此使得覆面模块的焊接变形控制异常棘手。

面对新的技术难题,项目部抽调焊接技术的优秀人员进行技术攻关,先后进行了5次控制覆面焊接变形的模拟试验。


“为有效控制变形,很多时候,从早上焊接,一直持续到晚上,午饭都是在车间吃的;整个焊接过程中由焊接技术员和钢结构队负责焊接技术的队长助理宋其昌全程跟踪。”负责具体操作的钢结构队不锈钢车间工长周太领介绍说。


2016年11月7日,在总结前4次模拟试验的基础上,不锈钢覆面变形控制开始了第5次模拟试验。这次试验采取了多重有效的焊接变形控制方法,同时与业主、设计院沟通,把覆面模块的变形控制在规定范围内,彻底解决了不锈钢覆面变形的难题。


“在如何提高不锈钢覆面与混凝土之间的粘接问题上,我们进行了4次模拟试验,前后费了不少心思。”凌亮说。

2016年12月9日,第一堵不锈钢覆面与混凝土密实度的模拟墙试验开始进行。模拟墙一侧采用子模块钢桁架,另三面采用木质模板。拆模后,通过对比浇筑前和浇筑后的碳钢表面以及切开钢板后混凝土表面的相关数据,钢板与混凝土表面存在较多不密实,且表面平整度较多地方达不到要求。


经过对此次试验多次分析,为了准确找到问题所在,考虑到碳钢薄板成品的平整度不如不锈钢薄板,也较容易变形,在随后的几次模拟试验中,开始使用与现场使用一致的不锈钢材料,并且按照与现场完全一致的预制方法偏差控制要求,直到2017年1月9日,在第4次模拟中,通过在不锈钢背面采用加固角钢,才有效减少了覆面与混凝土之间的空鼓,满足了设计要求。

 

围绕总目标,全员上下合力前行

在K2机组堆腔不锈钢模块化施工过程中,中核华兴不畏艰苦,奋力拼搏,集中优势资源,全力保障模块化施工这一中心任务。


冲在一线的K2K3核电项目部积极与公司总部及现场其他参建单位沟通,协调内外部优势资源,建立涵盖技术、施工、质量、安全等多方面的保障与激励措施,制定不锈钢模块化施工专项进度计划,实现分级管理,逐级细化分工,层层落实。

钢结构队作为K2不锈钢水池模块化施工的主力队伍,从确定采用模块化施工思路的那一刻起全队上下就绷紧了工作的弦,定计划,想办法,组织召开几十次各类专题会、沟通会,把模块化施工的每个环节落实到具体人员身上。


“K2不锈钢水池模块化施工,时间紧、任务重,其中堆腔模块化桁架就重达150多吨。”钢结构队队长徐涛感叹说:“为了按计划完成桁架制作,钢结构队协调焊工资源,全员自愿加班,车间更是没有一天的休息时间,几乎每天晚上都是加班到10点;在堆腔模块化桁架的制作过程中,钢结构队累计投入焊工近5000工时,消耗焊材近4吨,最终在2016年10月底完成桁架的制作任务。”

在队部领导的号召下,钢结构队团结一心,顾不上休息,日夜奋战在施工一线。负责施工生产的副队长杨勇昌连续两个月没有休过周末,每天近5个小时都在现场巡查、协调、跟踪施工进展;在不锈钢子模块预制的紧要关头,周太领不顾父亲生病,主动推迟探亲,硬是把心里的牵挂抛在脑后,一心一意抓紧模块预制施工。


正如凌亮所言:“在K2不锈钢模块化施工的近一年时间里,我们每天都在担心,事事谨慎,每个细节都要反复考虑。因为这是中核华兴首次把模块化技术运用到堆腔不锈钢水池中,没有经验可循,一切都是从零开始。但是,凭借我们自身的努力,科学组织,不放过任何细节,即便是首次尝试,我们也能够成功!”

本期编辑:夏子龙

审       核:刘玉坤


举报 | 1楼 回复